吴智勇:享受“苦旅”,做创业的陪伴者
2016-07-27

很多人喜欢朴树的那首《平凡之路》,反复提到其中的一句歌词——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,也穿过人山人海。低声吟唱,勾勒出的画面沧桑又悠远。


当丰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向我们讲述他的成长经历时,脑海里也浮现出了这首歌的歌词,不过是另一句——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,冥冥中,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。相比之下,多了一份坚持和注定。


“我曾经历过最贫穷的生活,也过过所谓‘奢华’的日子;住过最偏远的农村,也在大城市安家落户。现在想来,不外乎就是坚持。”吴智勇从不研究什么星座,但对自己所属的摩羯座性格特征印象深刻,“别人跟我说,摩羯座最大的优点就是坚韧,还真挺准的。”


从地图上看,贵州到北京的距离2200多公里,跨越了大半个中国,可如今坐高铁也不过9个小时左右。然而,这一路对于吴智勇来说,足足“走”了12年。


回到故事的开头,那里无关创业,更别提什么互联网。我们的主人公走的这条道路其实很简单,只不过,他是极少数能够一直坚持走下来的人。


最漫长的求学之路


吴智勇出生在贵州的农村,除了连绵不断的山路,他对家乡的最大的印象就一个字——穷。


那是1983年的春节,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吴智勇跟随父母一起到舅舅家拜年。舅舅看到吴智勇读书成绩不错,考试第一不说,小小年纪还认识许多老师没教过的字,于是就问了一句:“要不就留在我们这里读书吧?”


就是这么一句话,开启了吴智勇在亲戚家的寄宿求学之路。从自己家到舅舅家有25公里的路,但对于他来说是一次能接触更好教育的契机。


拜完年,父母回了家,而吴智勇就留在了那里。7、8岁的孩子,正是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。刚开始的一两年,只要一想家,他就躲在被子里默默流泪。“都不敢哭出声,怕被亲戚发现,只能抽泣。” 


到2、3年级,不哭了,但一放学就守着舅舅家的火炉成了吴智勇每天的规定动作。“从那个烤火的地方望出去正好是远处的一座大桥,是来舅舅家的必经之路。”他就每天这么盼着,希望从桥上能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因为交通不便,吴智勇一学期只能回家一次,而往往还没体会几天团聚的感觉,就又要往回赶。上学的路更是艰难,大冬天的,吴智勇必须先跟妈妈走几里地的山路,到一个山坳里拦车。去舅舅家方向的巴士一天只有一班,人要是满了司机还不停车。错过了,他和妈妈只能跑到旁边近一点的山坳村庄里,找地方借宿一晚第二天继续拦车。“但更不容易的是,每一次跟父母道别的时候。我都不敢看他们,就怕忍不住。大概也是因为这段经历,让我养成了跟家里报喜不报忧的性格。”


在舅舅家寄宿了六年,吴智勇以全县第一的成绩从小学毕业。县里重点中学的老师闻风而来,想让他去那里读书。吴智勇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父亲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想法。“我现在都清楚记得当时的场景,我和父母坐在院子里,谁都不说话,最后父亲站起来就说了一句,‘这是你自己的事,你自己想清楚’,然后转身就走。”


也许是这句话从平时不善言辞的父亲嘴里说出来,分量太重了,也许是吴智勇再一次意识到想要走的更好,必须先走得更远,他又一次离家求学,继续去到县城的亲戚家寄宿。


一路风雨,冷暖自知


刚开始的半年,吴智勇寄宿在母亲的表姐家,用他自己的话来回忆那段时光,“真是充分体会了人情冷暖”。


相对于之前的学校,县城里重点中学的环境更为复杂。初来乍到的吴智勇处处都显得小心翼翼,就连学校食堂的开饭时间点也不敢主动问旁边的同学,就这样他连着几顿饭都没吃上。


饿到实在受不了了,吴智勇终于鼓起勇气问亲戚能否在他们家吃顿晚饭,结果却是对方的怒火。类似这样的经历还有很多:碰下电视遥控器;难得用回香皂来洗手……都可能成为被冷语相向的理由。寄人篱下的日子,干什么都要小心翼翼。


“其实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的一点都不怨他们,设身处地想一下,他们也有家庭,也有生活压力,你又凭什么要让人家对你像亲儿子一样好呢?”


半年一过,这个地方是无论如何住不下去了。眼看快要开学,父亲从家那边打了张小床,连夜运到吴智勇二姨家的房子里。虽说房子就在吴智勇的学校边上,但当他住进去的时候,整栋屋子还属于在建状态,窗户还没有安装玻璃,屋内没有任何家具,堆满了刨花。


吴智勇住在这栋四面通风房子的顶层,一放学就上楼,天黑了就躲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着看书。要是大晚上想上厕所,就必须鼓起非常大的勇气,从三楼走到负一楼,寂静的夜晚、昏暗的楼梯、咚咚作响的脚步声,让12岁的吴智勇多年后都忘不了那种钻心的恐惧感。


又过了差不多半年,二姨一家都搬了进来,吴智勇这才算过上了正常的日子。尽管二姨对他还算不错,但从吴智勇的角度,他已经习惯于活得小心翼翼。电视也不敢看,就算对堂弟的玩具很好奇,可碰都不敢碰。“上大学之后,我给我二姨写过一封信。信很短,开头就是这么一句话,‘对不起,我把你当成别的亲戚了’。”


经历了这些,吴智勇就越是时刻提醒自己,要学会感恩。



“我最喜欢,也是对于我影响最深的一本书就是卡耐基的《人性的弱点》。”他把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,还用红色的笔在书上一点点标记。他说从那时开始,一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喜欢把这本书拿出来看看,看完后觉得一切都能理解,一切都能平静对待了。


从小学到初中,从初中到高中,在外“漂泊”12年后,1995年,吴智勇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的管理工程专业。




人生在于折腾


采访当天,吴智勇身上穿的正是北京交大120周年的纪念衫。不同于其他有所成就的校友,他对这所学校的热爱甚至于体现在喜欢穿纪念衫这样的小细节上。正是在北京交大,吴智勇算是正式开启了他人生的转折。


如果说之前十多年努力的目标都是为了考上大学,那么对于吴智勇来说,考上大学相当于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城市是高楼林立的,夜晚是灯火通明的,而看到北京当地的同学在准备考托福的时候,他才发现原来世界是离我们这么近的。


“我学习成绩虽然不错,但从生活上看,我属于启蒙较晚的。”大学四年,除了打工,吴智勇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。转眼到了毕业,“留京”成了他最主要的目标。


恰逢吴智勇所在的院系举行50周年系庆,学校专门做了一本印有之前毕业生信息的校友录。吴智勇看到这边校友录的时候灵光一闪,他开始骑着自行车,按照校友录上的校友工作单位信息,一个个拜访过来,与此同时进行“自我推销”。


不得不说,看似又笨又累的活还是有效果的。在离毕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,他就拿到了中铁建的offer,顺利留在了北京。“我记得签约的那天是个下雪天,特别冷,街上都没什么人。我一出门就特别兴奋,飞奔在雪地里,第一时间就是找电话,给我父母报喜。”


事实上,吴智勇只在那里工作了2年多。那两年里,他主要负责建筑工地上的物资管理。“我一直坚信人生在于折腾,总觉得折腾一下,自己可以更好。”于是,他决定辞职。办理离职手续的那天,当初招他的那位领导一再挽留,可吴智勇去意已决。出于不舍,老领导最终还帮他保留了组织关系。


北京交大和中铁建的这两段经历,似乎是在为他和丰厚资本投的“世界高铁网”结下不解之缘。世界高铁网创始人陈忠林是吴智勇在北京交大的师兄,丰厚资本成立后,陈忠林先成了丰厚的LP,而丰厚资本后来又投了世界高铁网的天使轮。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
离职后的吴智勇马上加入了考研大军,天天复习13个多小时,一共坚持了8、9个月。当他参加完研究生考试的时候,口袋里只剩200块钱。“当时真是孤注一掷了,就觉得这个研究生一定要上。”最终只能靠借钱才能回家过春节的吴智勇,接到了录取的电话。


吴智勇考上了对外经贸大学最热门的金融学专业的研究生,而他在读研期间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学英语。“我是真正的哑巴英语典型代表,只会看、写,不会说。”于是,每天天还没亮,他就起床去练英语听力。天亮了,就穿过学校南门的小花园,找片空地大声练英语口语。从一开始的开不了口,到找英语系的同学练对话,吴智勇练着练着,居然还练出了对外经贸大学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英语角——Talk On Tuesday,简称“TOT”。


说来也巧,吴智勇研究生毕业的时候,去德意志银行战略投资部面试,对方全程使用英语招聘。最后,在几千份简历中选三个,他脱颖而出,成为了最终录取的三人之一。


“经过这么多年,投了这么多项目,我一直觉得自己在教育上的投资,才是最稳赚不赔的。”



这一次,和创业一起奔跑


拥有国际化标准投行运作模式的德意志银行,开启了吴智勇在投资这条路上的职业生涯。


仅仅是吴智勇所在的北京团队,6、7个人,一年就要进行多个上亿美金级的投资案。“我们都知道德国人是相当严谨的,所以平时的工作节奏特别快,整个流程也很规范化,这对于刚入行的我来说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。”而在收获的背后,是长时间的加班,以及抓住一切空余时间去学习。“在那样一个环境下,就是会有一种力量推着你不断往前走。”


从实习生到正式员工,吴智勇没有别的捷径,只有不断坚持、努力。入职第一年的年底,主管在给他的年度评语里只用了一个词来概括——unbelievable!


在德意志银行工作了2年多,这一段时间里,国内的PE投资也逐渐趋于饱和。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却是早期投资的异军突起,以及正处于萌芽阶段的移动互联网。吴智勇选择转做VC,并先后在贝祥投资、赛伯乐投资、英联投资供职,从投资经理、投资总监,一路做到投资副总裁。


“在自己的专业上工作一万小时,也就是大约五年时间,才有可能成为专家。”到了2012年底,吴智勇已在投资这行工作近十年。


冥冥中,好像注定了又要做点什么。吴智勇和多年好友杨守彬碰到一起,两人计划着一起做投资。


2013年初,驴妈妈创始人洪清华组织了一支特殊的非洲旅行团,号称史上“最贵”的旅行团。队里不仅有像徐小平、薛蛮子这些知名投资人,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大佬。正是在这支队伍里,吴智勇结识了谭群钊与岳弢。三人不仅玩得很投机,并对于早期投资这件事都很有兴趣。



“这真是一次神奇的旅行,我们不仅找到了两个重要伙伴,甚至团队里还有几个人日后成为了我们的LP。”2013年丰厚资本成立,吴智勇、杨守彬、谭群钊与岳弢四人组成了创投圈里著名的“丰厚资本F4”——Founder 4。


“我们四个人,年龄相近,性格融洽,能力互补。”四人除了都看项目,共同做投资决策外,四个人的分工还各有偏重:杨守彬主要负责丰厚对外的部分(前端);谭群钊与岳弢主要负责看项目及投后支持(中端);吴智勇则主要负责丰厚的全面管理工作、投资执行和项目后续融资服务(后端)。这些构成了丰厚资本完美的投资组合,再加上四个人都处于40岁左右这么一个投资的黄金年龄段,“无论是从资本层面,还是在创业经验上,我们都能够给创业者很好的帮助。”


“虽然是一家投资机构,但我们把做丰厚资本也当成是一次创业。”吴智勇说,“目前15人的团队,看项目、做尽调、投后服务……完成这些事情,需要一专多能,这跟创业公司完全是一样的。”


可能是本身受到学习改变人生这一理念的巨大影响,吴智勇在过去十多年里一直都特别关注跟教育相关的创业项目,前不久刚完成1.2亿人民币C轮融资的「疯狂老师」,就是他从天使阶段就参与,且非常看好的项目。“当然现在丰厚会更喜欢一些技术驱动型的项目,这种项目的行业竞争壁垒会更高些。”


在世界高铁网陈忠林看来,丰厚资本给他带去的不仅仅是天使阶段的资金。2.0版本上线一段时间后,陈忠林把“F4”请到办公室,一起头脑风暴了7个小时。“老谭在技术研发和产品架构体系上为我们把关;岳弢对互联网产品的理解极其深厚,他在用户体验方面给出一些建议;杨守彬在市场营销、品牌建设以及运营管理方面做了深度的指导,智勇在资金的使用、项目的管理、人才的构建方面出谋划策。其实,我们和丰厚的沟通是非常顺畅的,几乎每天都要沟通。包括我们的A轮融资,丰厚都全程陪同,帮助推进。”


丰厚资本有句话叫:We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on startup trip。中文说法是:创业,我们一起奔跑。这一次,吴智勇选择把自己前进的路,和创业者走在一起。


除了疯狂老师、世界高铁网以外,丰厚还投资了包括逗哈电动摩托车、互动作业、白熊阅读、医鸣数据、咖啡零点吧、一飞智控在内的80多个项目,聚焦在文化娱乐、产业互联网、消费升级等几大领域。


如果不是坚持学习,吴智勇现在可能还会在老家贵州的农村,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;而如果不做投资了,他说自己想背着一把吉他,到处旅行,过游吟诗人那样的日子。支教、打工,到各地流浪。


“出去玩,我其实不喜欢度假型、享受型的游玩,我还是更喜欢‘苦旅’,比如徒步、探险等。就跟陪伴创业者一样,一帆风顺也没什么意思。”可能也就像这样经历过极苦考验的投资人,才能够真正和创业者感同身受,又能给人以坚定的力量。



上一篇:社群实验|丰厚资本杨守彬直播创多项第一 521万观众搞爆服务器
下一篇:丰厚资本3年业绩曝光:95个项目从天使到A轮 三期基金即将完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