谭群钊谈游戏圈高管离职潮:合伙人的道与术
2015-11-23

2014年11月04日 00:26   新浪科技    


谭群钊曾任盛大游戏CEO,现在创办了玩物社区唐品。谭群钊曾任盛大游戏CEO,现在创办了玩物社区唐品。

  新浪科技 李何冉

  对于游戏圈而言,秋天是个躁动的季节。先有陈天桥将张向东去职,后有王滔辞职留任首席产品官。两家端游时代的巨头,在这个季节,内部都在经历着最高领导者的调整。

 不同的是,王滔因个人原因辞去畅游首席执行官职务,但仍将担任畅游公司董事和首席产品官。而作为一位已在盛大服务13年的张向东,却被盛大董事会以去职的方式“请”出了公司,盛大给出的官方解释是“经营和发展理念与董事会存在较大分歧,管理和执行策略无法得到董事会认同,业绩表现不能达到预期”。

  对于张向东的离开,前任CEO也是他的老上级,谭群钊表示遗憾,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,谭群钊引用了孔子这句话并表示,盛大管理层、董事会有不同意见,是正常的,而且是健康的,但具体什么样的事件导致这样的处理方式,这样的后果对于双方以及所有盛大员工都是损失。

  盛大往事

  2012年,谭群钊从盛大离职时,陈天桥在内部对他的评价是“有功有过”,对于谭的继任者张向东则在当时称,“张向东自己酷爱的太极,延绵不绝,有后劲”。而在谭群钊看来,他的这位继任者“对于盛大的创业和发展,对于传奇以及后续产品的成功,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”。

 谭群钊称,自己与张向东已经是十几年的老同事和朋友了,99年陈总带领盛大创业的时候,张向东是中华网游戏频道的总监,当时他发现了盛大做的社区,推荐 给了高层,盛大才获得了中华网的投资。投资后,张向东还常来上海,一起商讨如何改进产品和运营,所以他后来顺理成章地加入了盛大,并成为运营方面的负责人。

  随后,张向东不负众望,成功负责运营和制作了《热血传奇》、《传奇世界》等项目。不过到了2011年,陈天桥开始全面推动盛大集团退市。为完成这个计划,盛大游戏(6.2, 0.07, 1.22%)不得不对集团反向输血,提供了大量的现金进行支持。

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盛大游戏诸多业务部门的预算均被收紧,各项支出也被更加严格的加以控制。盛大游戏一方面砍掉没有盈利前景的项目,收窄业务线,另一 方面减少市场宣传投放,将资源集中在少数产品上。而这些调整,更多的是陈天桥意志的体现。与此同时,已经因产品老化而导致业绩下滑的盛大游戏,也在后来几年的各个产品线中不同程度的付出了代价,放映在高管身上的则是CEO的频繁更迭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最近两位卸任的盛大游戏CEO都没有得 到陈天桥的褒奖,谭被评价为“有功有过”、张则被指“理念与董事会存在重大分歧”。对此,谭群钊认为不同的管理风格和表达方式,只要言论是事实都可以虚心 接受。但他同时指出,如果换成自己,并不会这样评价前同事,“这对企业和个人形像都是一种损失”。

  合伙人的道与术

  谭群钊本人对盛大至今仍心怀感激,“参与创业盛大的时候,我还是懵懂的肆业研究生,非常感谢陈总的指导,获得了很快的成长”。谭群钊表示,当他再次创业的时候,之前的经历让其对很多事情有了更深的认识,少走了不少弯路。

  如今的谭群钊创办了云鹿网络并任董事长兼CEO,并于今年上半年推出了“私人博物馆”概念的收藏品社区“唐品”。目前唐品正是扩展和希望更多优秀合伙人加盟的时候,结合在盛大的工作经历,谭群钊认为合伙人之间应该在“道”与“术”上相互认可。

  这里的道指的是,企业理想的认同;术指的是,相互信任、良好的沟通配合、以及业务能力 。

 “用师者王,用友者霸,用徒者亡。我虽然不想当王,但是和能人在一起工作是真正的快乐。”谭群钊表示,能人一定会有不同意见,和聪明人吵架也是一种乐 趣,被说服会有醍醐灌顶的快乐,凭着逻辑而不是强权说服别人也确实有征服的快感。“我没到四十,还不能不惑,这就更需要合伙人及时的给我指点、建议和批评。”

  扁平化是“唐品”组织的发展方向,谭群钊表示,这并不意味着一个老板管更多团队和细节,而是一群成熟的、聪明的人在一起工作,彼 此尊重,团结又独立,彼此更多是朋友而不是老板下属。企业应当有快速的沟通和决策机制,灵活敏捷的组织架构,透明和公正的激励机制。然而制度再好,最重要的还是人。

  他指出,最好的合伙人关系是,团队里的每一个人,毫无保留地热爱所从事的事业,尊重彼此的人格和智慧,成熟地解决矛盾和纷争,公平合理地处理利益分配




上一篇:盛大游戏前CEO谭群钊重出江湖:从游戏到电商
下一篇:吴智勇:移动医疗两年内爆发